比特幣正扮演著對沖全球流動性風險的新角色

1 分鐘閱讀

5張圖表明比特幣發揮著21世紀對沖工具的新作用

比特幣在過去10周左右的時間裡經歷了一場振奮人心的復蘇,最終突破了至關重要的1萬美元心理關口,而上一次突破是在2018年3月。不僅如此,許多分析師預測的“害怕錯過”( FOMO) 的因素可能已經開始起作用,因為BTC在不到24小時內就突破了1.1萬美元的心理關口!無論這強大的攻勢源自什麼——FOMO、Facebook的Libra,還是僅僅是對市場風險的對沖,比特幣正准備進一步攀升。

話雖如此,比特幣和競爭幣的牛市走勢比我們在2017年12月看到的上一次“瘋狂追逐”有了更堅實的基礎。成熟的技術、圍繞比特幣和競爭幣網絡的升級、低廉的價格、更好的理解和更多的採用,這些因素共同塑造了這一輪牛市。機構投資者在這輪牛市中扮演了主要角色,得益於以便宜的價格積累的數字資產 – BTC鏈上交易的體量比一年前增加了兩倍多,哈希率再創新高 (每秒65.19萬億哈希 (圖2),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比特幣期貨每日未平倉合約高達5000合約 (圖1)。

Figure 1 — Bitcoin Futures Contract hit an all-time high

比特幣的創造初衷是作為一個點對點的數字支付系統,具有去中心化 (中立性)、無國界 (由公眾控制) 和有限供應 (總量2100萬枚) 的特點——所有這些都是世界上現有法定貨幣所不能提供的。法幣由中央銀行控制,對貨幣和供應進行嚴格監控,貨幣供應可以隨意改變。比特幣等數字貨幣受到的最大的批評之一是它們沒有實體存在,就像空氣一樣虛無——然而,數字時代的現實就是這樣,超過90%的所謂的紙幣隻以數字形式存在,不再是中性的資產,因為它們由中央機構控制,而通貨膨脹會侵蝕紙幣的價值,因為總是可以印刷更多的錢。這個不言而喻

就這一點而言,黃金是一種比紙幣更好的保值手段,因為黃金不受任何個人、政府或個人身份的控制,供應有限,而且總是而且很容易兌換成現金。金本位制將貨幣從國家中分離出來——該制度是如此穩定,以至於在大約50年前被廢除之前,它在幾個世紀裡一直是佔主導地位的貨幣制度。黃金現在是對沖市場風險的一種流行機制。正如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闡明的那樣,人們傾向於將他們的投資轉移到像黃金這樣的避險投資上。

Figure 2 — Highest hash rate for BTC ever

注意上面提到的黃金和比特幣之間的相似之處——唯一的不同是,前者具有物理形態,而后者在您的計算機上以0和1的形式存在。即便如此,比特幣也比黃金有優勢,因為為你的貴金屬資產找到安全的存儲空間是一大難題,而你有多種方式存儲你的數字資產 (在線、硬件和紙質錢包)。不要誤解我的意思,黃金很可能繼續是一種重要的貨幣資產,但在一個日益數字化的時代,比特幣最終將取代黃金,成為最終的貨幣資產。比特幣開發人員仍然在解決可擴展性、隱私保護和能源消耗的問題——然而,比特幣的去中心化、可驗証性、可移植性和可分割性等特點的直接好處超過了其短期的缺點。

雖然黃金是對沖全球流動性風險的好工具,但比特幣正成為更好的對沖工具。為了証明這一假設,讓我們看看最近發表的“灰度研究”Grayscale Research中的一些數字。為了更好地理解比特幣在應對流動性風險方面的新角色,該報告著眼於比特幣如何在最近幾年頻繁發生的金融危機中蓬勃發展。

Zoom in for a larger view

該報告列舉了2015-2019年間的5個金融萎縮事件,這些事件表明,比特幣有可能成為對沖全球流動性風險的工具 (見上圖)。讓我們回顧一下:

  1. 希臘退出歐元區 (2015年4月 – 7月)。2015年1月,希臘新政府的組建敲響了希臘可能退出歐盟的警鐘,而在此背景下,希臘面臨著長期的經濟困境。隨著新政府決定關閉國有銀行和實施嚴格的資本管制,希臘即將面臨違約。然而,2015年7月13日,希臘和國際債權人達成協議,避免了一場經濟災難。在這段集中資產流動性極度緊縮的時期,比特幣成為最受歡迎的資產進出該國的方式 (圖3)。
  2. 中國對經濟下滑的擔憂 (2015年8月 – 2016年12月)——中國的央行擔憂由於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疲軟,人民幣貶值了1.9%,人民幣轉向了更加開放的市場定價。在經歷了20多年來最大的單日跌幅以及隨之而來的5個月的風險資產拋售和人民幣兌美元貶值11%之后,投資者將資金轉向比特幣,以對沖人民幣持續貶值的風險 (圖4)。
  3. 英國脫歐 (2016年6月 – 12月)——英國公投決定退出歐盟,震驚了全世界。6月24日,風險資產遭到大規模拋售,英鎊和其他貨幣對傳統避險貨幣美元和日元大幅貶值。然而,隨著其他資產類別的下滑,比特幣再次成為表現最佳的資產 (圖6)。
  4. 地緣政治風險以及美國大選 (2016年9月 – 12月)——美國貿易保護主義者當選總統、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對美國政策正常化的討論導致投資者連續數月拋售高風險資產,推動美元匯率升至多年高點。而風險資產在美國加息后不久就開始復蘇。在美國11月中旬的大選中,全球貨幣對美元繼續貶值。隨著投資者尋求對沖更廣泛的經濟風險,比特幣再次成為最大的受益者 (圖9)。

5. 美中貿易關系日益緊張 (2019年5月5日- ?)——雖然中美兩國在2018年就開始了貿易關稅的反復談判,但美國最近上調中國進口的關稅,將2000億美元的商品關稅從10%升至25%,震驚了全球市場。鑒於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正陷入針鋒相對之中,這對全球經濟和市場情緒構成了重大風險。談判仍在進行中,這個問題可能遲早會得到解決,但比特幣已經先於風險資產取得了成功。從最近的貿易爭端開始,比特幣的百分比增長從圖11所示的47%( 5月31日) 一直高歌猛進,現在達到93% (當前BTC的市場價格)。

我們看到全球經濟政策 (貨幣、財政和貿易) 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影響著全球市場。市場的不確定性、金融的下跌以及黑天鵝事件將繼續挑戰復雜的全球金融體系。盡管比特幣仍處於証明自己是一種可投資資產和對沖全球流動性危機的早期階段,但在機構投資者迅速增加的支持下,它對近期經濟沖擊的反應表明,它正朝著成為數字黃金的方向穩步前進。

本文最初發表於: www.datadriveninvestor.com

0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歡迎點👏 ,讓更多的讀者看到這篇文章,謝謝!

Tradealike, Data Driven Investor—Cryptocurrencies | Blockchain | Financial Markets | Technology | FinTech | World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